小说正文

丑妻倾城叶少别放肆by元小白小说-丑妻倾城叶少别放肆南汐叶承安全文在线阅读

丑妻倾城:叶少,别放肆第四章 还有一个条件

叶承安没有拒绝,只是眼中快速划过一抹阴狠,还夹杂着一丝几不可见的慌乱,抓着轮椅扶手的双手用力手背上青筋暴起。

南汐低着头,并没有看到,见叶承安没有拒绝,她胆子渐渐加大,掀开他腿上的毛毯,慢慢覆上他的腿,从上往下,最后,停在脚踝处。

脱掉叶承安的鞋子,袜子,将他的脚掌贴在掌心,另外一只手抓着脚踝上面一点,双手配合,轻轻转动脚踝。

转动三圈之后,她掀起他的裤腿,大概是长时间未动,他的双腿有些不符合长相的纤细,却依旧给人一种健康的感觉。

好一会儿,她才停了下来,将叶承安的腿放好,然后抬头。

“我可以解了你体内的毒素,也可以治你的腿,但是我有条件,你要先给南氏投资。”

随着她的话音落下,原本坐在轮椅上的叶承安身子突然前倾,他凑近南汐,一把捏住南汐的下巴,迫使她抬头看他,“你知道说谎的下场吗?”

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“我可以让南氏起死回生,也可以让南家家破人亡。”

南汐毫不怀疑他的话,双眸定定的看向叶承安,“叶先生,如你所说,你可以让南氏起死回生,也可以让南家家破人亡,那么,你在害怕什么呢?”

她话音刚落,下巴上的手突然收了回去,叶承安控制轮椅离开了书房。

等到叶承安离开之后,南汐再也控制不住,整个人直接瘫软在地上。

虽然刚才看起来很是镇定,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,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。

叶承安性格暴躁多变,与他合作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

可是除此之外,她别无他法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双手撑在地上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她刚从书房出去,正准备去叶承安的房间,就被女佣拦住,“南小姐,我们夫人说了,叶家要娶的三少奶奶,叫王若曦,而不是别的南汐北汐,叶家家大业大,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,识相的就赶紧收拾东西麻溜滚蛋。”

说话间,女佣伸手想要抓她。

南汐拧眉,没想到苏清竟然做得这么绝,侧身避开女佣的动作,正准备脱身去找叶承安,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细微的风声,南汐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侧头。

陶瓷水杯擦着耳边飞过,直直砸在女佣额头,被砸到的地方几乎是立马就红肿了起来。

女佣回头,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眼中涌出一抹害怕,竟然顾不得南汐,快速转身,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。

南汐站在原地,看着女佣离开的背影,慢慢回头,一眼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,坐在轮椅上的叶承安。

她不知道叶承安是不是特意在这里等自己,唇瓣抿紧,脑子还没想出个究竟,身体已经下意识朝着叶承安走了过去。

叶承安没动,等到她过来之后,这才控制着轮椅掉头。

南汐见状,赶紧抬手,推着他朝房间里面走去。

进去之后,她这才开口,“刚才谢谢你。”

叶承安没有说话。

南汐也不多言,直到将他推到床边停下来之后,这才开口,“刚才的话,你都听到了,对吧。”

不然他不会直接朝女佣扔杯子。

叶承安没有回答,她继续开口,“我还没有开始给你治疗,我想你也不想我现在就被赶出去吧!”

叶承安依旧没有说话,只是掀了掀眸子,似笑非笑,眼带讥讽的看了她一眼。

对上他的视线,南汐心中一颤,不敢再兜圈子,深吸了一口气。

她突然上前,直直走到叶承安面前,在叶承安的视线里,双手搭在轮椅两侧扶手上,弯腰,视线和叶承安持平。

“叶先生,我想,我们之间或许需要一份正式合同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视线直直的看着叶承安。

叶承安没动,抬眸看着她。

好一会儿,就在南汐双手指尖泛白,身体紧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他突然抬手捏住南汐的下巴。

因为她带着口罩,所以他的大拇指碰到了口罩,他清楚的感觉到,南汐的身体在一瞬间绷紧。

叶承安的视线一直放在她身上,自然瞧出了她的紧张,叶承安嘴角轻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。

说出来的话却让南汐松了一口气,“我们既然做了交易,我自然会好好‘保护\\’你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南汐总觉得叶承安的这句话很有歧义,还带着一股嘲弄的意味。

不过她并没有细想,因为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,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开口,“除了之前我们说好得之外,我还有一个条件。”

这话说完之后,南汐明显感觉到叶承安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阴冷了许多,她硬着头皮开口,“我知道叶先生并不想与我结婚,所以我希望叶先生身体恢复之后可以让我离开。”

他们毕竟是领了结婚证的,这个离开,自然是指离婚。

叶承安盯着南汐,她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

“可以。”他开口。

说话间,他直起身子,两人之间距离拉开,南汐松了一口气。

无视南汐,叶承安滑着轮椅径直去了床边。

叶承安的动作很快,十分钟后,协议书已经被送了进来。

协议很简单,却清晰明了,南汐一眼就扫完,只不过视线落在最后一条的时候,还是没控制住自己打了一个寒颤,“如若乙方未能按照规定实现自己的承诺,甲方有权对乙方进行任何惩罚。”

看到这一条,南汐脑海里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到了之前在书房电脑里看到的场景,她猛地抬头,苍白着脸看向叶承安,“最后一条是什么意思?”

叶承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没有回答,只是开口,“选择权在你手里,你可以选择不签。”

他是故意的,可是南汐却不得不签。

她不敢拿南氏冒险,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,她一定会治好叶承安的腿,所以不用害怕。

可是即便如此,握着笔的手依旧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看她签上自己的名字,叶承安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忍不住用力,指骨都泛起了青白色。

那是激动的……


栖霞租房 https://nj.c21.com.cn/zufang/c1009929/pg1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