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首席娇妻难搞定(顾辰御江瞳)阅读

《》小说主角是顾辰御江瞳,这里提供首席娇妻难搞定顾辰御江瞳小说,首席娇妻难搞定主要说的是。顾辰御的妈妈找到江瞳,让江瞳完全没有想到,洗净了手,端了两杯茶。

《首席娇妻难搞定》精选:

“是江瞳江小姐么,抱歉,我是辰御的妈妈,这样冒昧上门,不好意思。”

顾辰御的妈妈找到江瞳,让江瞳完全没有想到,洗净了手,端了两杯茶。

“江小姐,知道我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么?”

江瞳摇摇头,神知道。

“主要是为了你和辰御的事,还有,蕊蕊。”

江瞳抿了一口茶水,眼中的神色黑亮不明,“嗯,我和辰御已经分手了,这些事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“不,请你听完,再决定是否和辰御分手。”

“蕊蕊是辰御大学时候的恋人,他们彼此很相爱,但是经过顾老爷子的调查,发现蕊蕊和一个煤老板有钱肉交易,所以,劝退了蕊蕊,最后把她送出国外,临走前留下一封分手信,为了不伤害辰御,所以一直没和他说明钱蕊的历史,所以让辰御对他爷爷到现在一直相处的不融洽。”

江瞳回忆了当时顾爷爷和顾辰御相见的场景,怪不得顾辰御对顾爷爷那么冷淡,原来是因为这么一回事。

“所以,这也算是辰御心中不小的一个疙瘩,但是他是我儿子,我看的出来,他很喜欢你,你们又何必执着于过往的事情不放呢,谁都有曾经不是么,钱蕊只会成为历史,算是辰御年轻时候的一个小遗憾而已。”

江瞳突然想到了凌睿,是啊,谁都有曾经,只不过一个是遗憾,一个是失望。

如果当顾辰御知道钱蕊的本质,留下的是失望,那也会和她一样痛苦。

“伯母,您说的,我都明白,但是,我和辰御的距离太远,门当户对这个词虽然老套,但是还是有它的道理的,不在一个世界,早晚都会因为不同的观念而破碎。”

江妈妈两手交叠,思忖了一会儿,“其实,不瞒你说,我和辰御的爸爸也是门不当户不对,当年的我,还比不上现如今的你呢。”

当江妈妈回忆起当年的落魄,如今的付之一笑,那一刻,江瞳动容了。

顾妈妈走了之后,江瞳想了很久,最后还因为烧汤走神把锅给毁了。

江妈妈继续给江瞳安排相亲,付雅茜今天有事,来不了给她搅局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。

整场约会江瞳都处于险些奔溃的状态,“华先生,那是我喝过的咖啡。”

“几十一杯呢,你不喝浪费了。”

江瞳觉得,节俭是个好品质,到了这个地步,他不怕有传染病么!

“等等,我忘了做件事,江小姐稍等。”

只见他拿出一本小薄子,开始记账!

“好了,江小姐,嘿嘿,不好意思啊江小姐,这是习惯,哦,对了,我们结婚以后呢,各自的财产要AA制的哦,水费电费也要平摊的哦,你有车么,你有房么?”

江瞳颤抖地点点头。

“车呢,油费要自己出的,我呢,支持绿色环保,所以没买车,但是你放心,我坐一次你的车一定付油费的哦,房子么,我攒够了房款了,就是一直没看到中意的房子,这个也不打紧的,先在你那里住着,以后呢,你再住我的,房租的问题呢,按照大小来平摊,这个呢,以后我计算好了再和你谈谈。”

江瞳脸都绿了,奇葩她见过,这么奇葩的,上天入地,还能有谁?

“那个,华先生,第一次见面,说这些是不是太早了吧。”

“不早了呀,你都多大了,这把年纪了,我还担心你生孩子不好生嘞,早点办了你妈妈也能安心,哦,对了,你父母不需要养老吧。”

这位先生你在弄啥嘞,江瞳想,如果面前的咖啡没有被他喝完,她一定泼他一脸。

“瞳瞳,闹够了么,可以和我走了吧。”

正巧裴浩然坐在他们隔壁,这边的一切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,眼看着江瞳快要奔溃了,就是时候的出现了。

江瞳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点点头,然后起身挽住裴浩然地胳膊。

“这位先生不好意思,我女朋友是和我生气才会和你相亲,你自便,我们走吧。”

“你们弄啥嘞,有男朋友还出来相亲,有贞操没有。”

一出餐厅的门江瞳就松开了挽着裴浩然地手,松了一口气。

“那个男的,是个极品。”

“你还笑,呼呼,走吧,你又帮了我一个忙,说,吃什么,今天龙肉我也请了。”

江瞳被刚才那个男的吓得不轻,内心澎湃还没消下去。

“好啊,那可要你大出血一番了。”

裴浩然随手摸了摸江瞳的发顶,这个动作,让江瞳想起了顾辰御,一时间,又想到了顾妈妈那天找她说的话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想些事情,走吧。”

最后的最后,没有龙肉,只有龙虾,小龙虾陪冰镇啤酒,是大排档上最常见的东西,爽。

啤酒而已,度数不高,不容易醉人,但是小脑醉了,容易晃头晃脑,最后裴浩然送江瞳回家的时候,见证了江瞳的酒品,当然他不会联想到人品那个层面,但是,咳咳,他的车险些被江瞳HIGH翻。

江瞳在没意识的情况下清醒,完了完了,快迟到了,急急忙忙的出门,却发现门口有辆熟悉的车型。

“滴滴。”头车窗可以看到裴浩然好看的小脸,看他朝着江瞳挥舞着手中的包包,江瞳老脸一红,最近脑子怎么会….丢三落四。

“上车吧,给你送包,顺便送你去上班。”

江瞳尴尬的笑了笑,她现在的状态,虽然醒酒了,但是还是有点头疼。

“谢谢昂。”

“不用谢,请我吃饭就可以了。”

江瞳发现,从认识他以来,每一次都是从吃饭的话题开始,从吃饭的话题结束,简直是吃货。

“行,你说吧,我请。”

“喂,妈,我真的不去了,第一次还算正常,可惜人家有女朋友了,第二次那个简直就是个奇葩,我对相亲这件事已经失去了信心,妈,您饶了女儿吧。”

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,好好好,我去还不成么,但是,我说好了,这是最后一次,只此一次下不为例。”

挂了电话江瞳心情低落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