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深爱难求展先生已错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-周子栀展正勋小说无删减版

深爱难求:展先生已错过第十四章 别的男人

梅娜脚步一顿,躲了起来,迅速拿着手机拍下了几张照片。

这么快就有新欢了,还留了钥匙。哼,果然是水性杨花的jian人!

梅娜唇角勾起笑容,拨打了展正勋的电话,“喂,正勋哥哥你在公寓吗?”

“我在集团,等下有会议要开。”

她看着前方的两人接着开口,“哦,我在公寓楼下看见周子栀了,以为她来找你呢。”

“周子栀?”展正勋停下手中的工作,“她来找我的?”

“咦?”梅娜故作惊讶,“好像不是,周子栀身边有个男人……”

她顿了顿,笑道,“不过你们已经离婚了,男欢女爱也很正常,许是新交的男朋友也说不定呢。”

展正勋眸底瞬间成冰,攥紧的拳头上青筋突起,好一个男欢女爱!

莫深把行李箱拿到公寓的时候,天都已经黑了。

原本莫深提出帮忙,她实在是不想再麻烦他,一口给回绝了。这一天下来,他实在是帮了她太多了。

这套公寓,莫深给她的租金几乎是本市的最低价,但是公寓内无论是装修风格还是家具设施,完全是土豪的最高标准。

周子栀知道莫深有意帮她,不打算长住,等她找好了房子,就会从这里搬出去。

简单冲了个澡,她拿了些密封的火腿,酱料勾好汤,煮了碗热汤面。

用料和口味都是展正勋喜欢的,她吃了两口就扔在了一边,多年的习惯,果然没办法轻易改变。

展正勋喜欢吃面,她的面做的最好,他却一口都没吃过。他厌恶她至此,她早就该清醒的!

一天的奔波,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做。

平时在展家,无论多么劳累,她都会撑着把家务做完。周子栀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活的实在是太卑微也太天真了,甚至在逆来顺受的日子里丢了自我。

现在离婚了,她用不着去取悦婆婆取悦丈夫……以后她要好好的做自己,好好地取悦自己。

这么一想,碗都懒得刷了。

周子栀栽倒在柔软的大床里,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。

她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上午,已经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,周子栀伸了个懒腰。

剧组那边已经将剧本的电子版发到了她的邮箱,简单的梳洗过后,她就去了打印社,想把这些打印出来,提前熟悉好剧本,做一下功课。

之后又逛了一圈超市,买了些调味料和菜,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。

家里又里里外外的清理了一遍,她才瘫在沙发上看剧本,看的太过入迷,差点就忘了时间。

她今天特意买了菜,是想要做一顿晚餐,请莫深吃个饭,以表感谢。

厨房内,她提前将菜都切好、材料都准备好后,才给莫深发了一条消息。

她还怕太唐突,莫深会拒绝,没想到莫深一个电话打了过来,特别高兴能过来吃她做的晚饭。

周子栀挂断电话后急忙的开始烧菜。

四菜一汤摆放好,她看着桌面上的菜,笑容僵了一瞬,她的拿手菜竟全都是展正勋爱吃的,他爱吃螃蟹,却不爱剥,她看着桌面上的一盘蟹肉出神,不知不觉竟然都剥出来了。

她拍了拍面颊,收回思绪,摆放好了两副碗筷。

门铃声响起,她将围裙摘下,小跑过去开门。

她笑着开口,“莫先生你来得正好……”

门打开的瞬间,周子栀瞳孔猛地一缩,不受控制的有些发抖。

门口处,展正勋一脸阴鸷的笔挺站着,深不见底的眼眸,扑面而来的酒气让她拧了拧眉。

周子栀愣在原地,“怎、怎么是你?”

展正勋向前跨了一步,强大的气场将她逼得步步倒退,门重重关合的声响,仿佛砸在她的心上,也猛地回神。

眼看展正勋走向了饭厅,周子栀急忙将人拦住,“展先生,这里不欢迎你,请你离开。”

展正勋唇角勾起冷笑,睥睨过来,“周子栀,你还真有本事,这么快就勾搭上男人了。”

“麻烦你说话放尊重点!”

周子栀气愤的攥紧了拳,她愤愤的瞪着展正勋,“展先生我没记错的话,我们已经离婚了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,你若是再不出去,我就要报警了。”

展正勋扬了扬眉,凑近过来,烟草味与酒气喷了她一脸。

“报警?你试试看,到时抓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周子栀周身泛凉,她毫不怀疑展正勋口中的一切,毕竟在这华国,他是只手遮天的人物。

展正勋一脚把门关上,逼紧过来,将她一路逼进饭厅,脚下一绊,坐在了椅子上。

展正勋眸中满是轻蔑,冰冷的嗓音自头顶砸下,“更何况,你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,根本不配得到尊重。”

周子栀咬着牙仰头望过去,忍不住笑了起来,在展正勋的心中就已经把她给定了型,她解释再多也没有用。

索性气愤开口,“展先生说的对,我就是这样的人。我和我男朋友正准备共进晚餐,展先生作为我的前夫,还是避嫌的好。”

男朋友?好,很好!

展正勋瞳孔寸寸成冰,要将她冰封似得泛着寒。

周子栀忍不住发抖,笑容却加深,她抬手拽住展正勋的领带,在他下巴处吐气如兰,“你这么穷追不舍,还是说……离了婚突然发现……你爱上我了啊。”

展正勋瞳孔微缩,勾起的冷笑缓慢的收了回去,饭厅内的空气仿佛顷刻间被抽走似得,周子栀甚至觉得有些呼吸困难。

展正勋大掌猛地砸在桌面上,嗓音几乎从喉咙深处挤出来,“周子栀,你想死吗!”

周子栀被吓得一抖,却仍不服气的瞪着他,“怎么?被我戳中,恼羞成怒了!”

展正勋大掌猛地掐在她纤弱的脖颈上,窒息感紧随而至,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眸底却藏着无与伦比的怒火!

他俯瞰着周子栀,“蟹剥的这么好,在展家的时候,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尽心尽力啊。”

周子栀拽着他的手,一张脸都涨的通红。

他还好意思提,以前她剥蟹,给他准备满满的一碟,剥到手指都出血,只因为他喜欢。可他哪次回来吃饭了,从来没有。

展正勋低下头,在她耳边开口,“这么急着表现,你以为那个莫深真的看上你了?”

昨天在梅娜那看到了照片,没想到竟是莫深,这个人……就知道他别有目的!

周子栀居然还敢跟他往来,真是不要命了!

周子栀挣扎着,这个人总是这样自说自话,从不顾及她的感受!

她瞪着他无比气愤,艰难开口,“我和谁在一起,好像也轮不到你来管吧。咳咳……莫深就是比你好千倍万倍,我就是乐意倒贴怎么了……”

“该死!”展正勋猛地一拳落下,周子栀认命的闭上眼睛,盘子的碎裂声紧随而来。

她睁开眼睛的瞬间,展正勋的俊颜近在咫尺猛地落下,迅猛的封住的她的唇,滚烫的舌长驱直入,吻得疯狂霸道,顷刻间卷走她口中的空气。

脖颈上的大手松动,空气从鼻腔进入,她忍不住想咳,都被死死的封在了他的唇舌之下,直到涌进来的空气也消弭殆尽,她呼吸困难的推攘着他,却根本无济于事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,展正勋总算放过了她,周子栀正大口的喘着气。

大手突然揽过她的腰间,猛地将她推到在桌面上,她忍不住惊呼出声,门铃声刚好响了起来。

周子栀脊背一僵,空气突然的安静下来。

展正勋似乎是发现了她的反应,故意变本加厉的自身后抱住她,粗粝的指尖在她的身前为所欲为,周子栀咬着牙挣扎,却被牢牢的按在了桌面上,裤子瞬间被褪下,她惊恐的瞪大眼睛!

“不可以……”

相关阅读